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悲忆克拉玛依火灾
・・编者按:本文写于克拉玛依火灾10周年之时,再过一个多星期,便又是一个祭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不能忘记灾难,也不能忘记那些丑陋的言语……灾难使我们反思,丑陋使我们警醒!谨以此文,献给11年前陨落于火海中的英灵!
  
  十年前那场大火至今回响着一句话:“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上级派来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组织全市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796人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专场文艺演出”。 因舞台纱幕太靠近光柱灯被烤燃而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出来叫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学生们很听话,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上级go-vern-ment与教育局所有在场的26个官员都从第—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了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此时电灯已全灭,大火已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当时剧场只开放一个安全门,其余安全门均锁着)于是,学生们撤离火灾现场的最佳时机最关键时刻已被错过了!
  
  796名学生全部陷入火海,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在场的有40多名教师,有36位遇难,绝大部分为掩护学生而殉职。
  
  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0几个,当时他们的位置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还个个衣冠楚楚!
  
  当时的报道均承认:有克拉玛依市教委的官员在火灾现场命令“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也有报道文章指出:本来可以避免这么多的学生伤亡,只因“让领导先走”而耽误了!所以“让领导先走”大大扩大了学生的伤亡人数!
  
  事实很清楚,是克拉玛依市教委的主持官员葬送了学生逃生的时间与机会!造成了本来可以避免或减少的学生大批死亡的惨剧!作为大人,明知火灾的危险,却把孩子留置于死地而不顾,无异于故意杀害孩子!
  
  这么大的罪恶,竟被新疆的高级检察院、法院视而不见,至今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更令人愤慨的是,至今十年了,没有听到当事人对此说过—句哪怕是后悔内疚的忤悔话!全国人民多年来—直在追问:究竟是谁在大火之前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人民有权力查清这个罪魁祸首!并把无耻两字永远刻在它的脸上!法院始终没有审理此项内容,连媒体的报道也故意将名字隐匿不报,不过众多报道众口—词地说是“市教委的—个领导”!
  
  查法院判决书和当时媒体报道,在火灾现场的市教委领导有如下2人: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party委副书记。 其余的均是科长或以下的小官,称不上“市教委领导”,也无权主持大会?
  
  所以,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罪恶命令的人,不是唐舰,就是况丽?或两者均是!
  
  考虑到唐舰更符合“市教委领导”的身份,所以唐舰应是下达“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罪恶命令的最大嫌疑人!
  
  方天录,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在场的最高长官,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尽管他只被火星烧焦了几绺白发,仍然一头钻进小轿车直奔医院找医生“检查身体”;尽管途中顺路经过消防队大门口,它也不下车报案。赵兰秀,克拉玛依市副市长,在火灾发生时仅是叫—个人走出去报警,也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以上二人是此次演出活动的主要领导人)。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party委副书记。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著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著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她还骄傲地告诉记者,“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
  
  克拉玛依市当局,当时在全国媒体上宣布:将在火灾现场友谊馆建立火灾纪念馆,以纪念那些死去的孩子,并警示后人。可是,至今过去了十年时间,什么纪念馆一个影子也不见!仅把己烧毁的友谊馆全拆了,空地成了空荡荡的—片“人民广场”,只剩下那些孩子的冤魂日夜在广场上徘徊。
  
  应该在克拉玛依大火灾难现场建立纪念碑,刻上浮雕,画面是一群脑满肥肠的官员践踏着稚气未脱的儿童在“先走”。碑上篆刻上血红色的一句话:“让领导先走!”
  
  在此次火灾中,唯一让人怀念与尊敬的是那些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掩护孩子的教师。据报道:克市第八小学三年二班的老师孟翠芬是一位己经办了退休又返聘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人们在扑灭大火后发现她时,孟老师的头和背已被烧焦。但是,她的两只臂肘下一边护着一名学生,其中一名学生的心脏还在微弱跳动,他还活着!”
  
  “第八小学校长张莉和市一中副校长倪振性,都是几次把学生推出火海,自己最后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然而他们的遗体都是张开双臂,还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在墙边围护着几位死去的学生。”
  
  “市第七中学的周健老师,在大火袭来时,正用力撑着往下落的卷帘门。”他只要向前跨一步,就可以脱离火海,可是他—直坚持着站在原地用肩膀撑起铁门,“活着的学生看见他最后三次用一只手往外推出三位学生,最后倒了下去”
  
  第一小学的大队辅导员李平老师,“戴着眼镜,瘦弱的身影好几次冲进火场救出十几名学生,直到再也无法靠近猛烈的火焰时,这位老师才一下子身体一软靠到墙上,她大喊了一声:‘我的孩子还没出来!’接着就昏倒在地。”
  
  人们后来发现许多老师的遗体,不是张开双手拉学生,就是扑在学生的身上――――-老师们在危难时刻,分明是在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在最后掩护孩子!这次火灾中有40多位老师在场,就有36位遇难殉职!这些教师不愧是在烈火中永生的英雄!
  
  过了十年,很多人感叹,现在的老师大不如以前了!假如再次发生火灾,还会有那么多老师在火线上殉职吗?所以人们更加怀念旧时的过去的老师!全国人民永远怀念在克拉玛依大火中永生的师恩!
  
  90年前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之难,由于船上人多而救生艇不足,许多资产阶级富翁和贵族人士不是利用各种优势“先走”,而是纷纷主动让出逃生机会,坚持让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一位富翁为此留下遗言:“我决不会让一个妇女儿童先我而死,我要死得象一个男子汉!”
  
  在一家学校门口的横行道旁边,立着一个广告公司 的广告牌,很旧了,但是一直没有更换,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让孩子先走。可能是一些有良心的广告人做的吧,在克拉玛依待的时间太短,一场大火,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作为回忆。

  



  - 网路文摘 (http://61xp.com/bbs/index.asp)
  -- 生活故事 (http://61xp.com/bbs/list.asp?boardid=18)
  ---- 克拉玛依大火难十年祭 (http://61xp.com/bbs/dispbbs.asp?boardid=18&id=230)
  
  --------------------------------------------------------------------------------
  
  -- 作者:思茅
  -- 发布时间:2004-8-24 9:37:05
  
  -- 克拉玛依大火难十年祭
   寒风呼号,大雪纷飞。
   戈壁滩一片惨白。
  
   三百多个崭新的坟茔兀立在冰天雪地间,凄厉风声中,似有几百个孤魂在哀嚎。
  
   数百辆灵车缓缓驶出坟场,在绒被似的积雪上碾出两条长的迹。那是克拉玛依怨恨的泪痕。
  
   一
   1994年12月8日晚,克拉玛依市。
   凄厉的寒风袭卷油城,友谊馆座无虚席。七所中学八所小学15个规范班(先进班)的少年儿童在这里向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教委的领导作汇报演出。领导们是来克市验收“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教育”和“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
   馆内有学生,教师、工作人员,验收团成员及当地领导796人。
   6时20分左右,观众席第二排的验收团成员阎辉民对前排克市教委普教科科长朱明龙说:“老朱,你闻到什么糊味没有?”此时,第二个文艺节目正在上演。
   紧接着,舞台上方掉下块块着火的碎布片。
   原来,舞台的第七号光柱灯与幕布太近,灯的高温烤燃了幕布。
   但是,很多人以为是演出效果需要,是控制的点火。
   没有人离座。
   舞台上的工作人员慌了。一教师连忙跑去抓住幕布往下拉,想扯掉那道幕布。
   有一次,友谊馆举行气功报告会。舞台上的灯烤着一道侧幕,电工启动升降幕布的机关,把幕降下来,将火灭了。
   这天,该馆仅有的两名电工被派到乌鲁木齐去了。
   谁也不知怎样降下幕布。那教师费了好大的劲,仍未将幕布拉掉,火却蔓延开来。
   大幕被关上,意欲灭火后开幕再演。
   学生们一阵骚动,交头议论。
   “保持安静,坐着别动”。有人高声喊道。
   这15个班分别代表一所学校。孩子们都想为母校争得“纪律秩序好”的好名声,听到喊话后,全都安静下来,坐等幕开。殊不知,狰狞的死神正张开凶残的魔爪逼向这群天真无邪的少年儿童。
   幕布是化纤品,没经过阻燃处理,燃烧极为迅速。大火很快烧着电线,“啪”地一声,电线短路,全场一片暗。
   刹时,惊叫声,奔跑声,呼喊声,响成一片。
   坐在观众席后部,紧邻两个出口的学生在教师的带领下急忙向门口疏散。来到前厅,通向外部的两个出口仅一门洞开,学生们拥挤在一起,后面往前推,左右往中挤,一些学生倒在地上,身后的学生被来自背后的力量推着,从倒地同学的身上踩过。
   学生大都是8岁至15岁的少年儿童,怎堪如此踩踏!他们痛得直叫唤、哭泣。
   火魔象一头发怒的巨兽,在舞台左冲右突撕幕布,扯电线,烧道具……
   孩子们哭爹叫妈,东撞西碰,就是找不到出口。
   悬吊在舞台上空的13道幕布、影幕和其他塑料制品迅速形成立体燃烧,释放出大量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以及氯化氢等有毒气体。这些幕布都是被一根根直径为50毫米的钢管吊着,当吊绳烧断后,馆外数百米外均能听见。
   当吊绳被烧,幕布向下坠落时,巨大的火球对整个空间形成压力差,“轰”地一声,馆内瞬间爆燃。强大的冲击力,把台上的人员冲翻在地,正在奔跑的孩子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叠一个倒在地上。烟气中,众多少年儿童中毒昏迷。有几个孩子摇晃着站起来,没挪动步子,又栽倒在地。舞台大门两根2个拇指粗的铁心插销也被冲弯。
   事后测算,当时的压力接近60个大气压。
   热空气上升,冷空气下降,友谊馆内形成空气循环。热空气挟带火焰窜上20多米高的天花板,将天花板上的五合板、石膏板等引燃,天花板上不断掉下火团,落在椅子上。
   友谊馆810个椅子都是木椅上加海绵外罩布套,一遇火团,立即成灾。
   友谊馆形成了焚烧炉!
   没多久,有毒的烟气充满友谊馆。孩子们呛得直咳嗽。
   烟雾中,除坐在后部紧邻出口的部分学生逃出外,其他人只能估计方位,涌向太平门,左侧的2个太平门紧邻厕所,开着。但门外有回廊,两个安全门都锁着。孩子们打烂玻璃窗,却奈何不了铁栅栏,挥舞着血肉模糊的小手朝窗外喊“叔叔,求你们救救我!”浓烟不断涌来,一个又一个孩子软着身瘫了下去。右侧的2个太平门都关着,一个门边还横了一架梯子,孩子们拍打着门,呼天绝地。后面的学生不断从前面学生背上爬过去打门,人叠一层又一层。事后,抢险人员看到,这两个门口,叠了1.5米高的少年儿童。
   一阵冷风刮来,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大火越来越大,浓烟越来越浓。门仍没有人去开。
   二
   “嘭”,一声巨响,惊动了正在办公的油田设计院的职工。
   二所的张虹敏朝窗户一看,许多学生正跑出友谊馆。馆的侧门红光闪闪。他和同事们连忙跑下来,直奔友谊馆。
   此时,友谊馆正面的三个门,仅开一门,学生不断挤出门来。另两个卷帘门仍紧锁着,一些市民正用肩头去撞铝合金门。
   设计院的职工跑到友谊馆左侧。两安全门仍锁着,他们把木门拽掉,指望救学生出来,可木门后面有防盗铁门。他们抬起门板撞击防盗门。防盗门的下部被撞弯了,他们把一根根钢条扳起,让在回廊和厕所的人钻出来。
   一些救援人员跑到友谊馆右侧。此时,靠舞台的一个太平门已被学生们冲开,一些学生来到回廊,通往前厅的门设了一道防盗拉门,过不去。通往馆外的两道门与左侧一样,木门和防盗门,孩子们无计可施,只好爬在窗上挥手,叫喊。窗户太高,救援人员心急如焚,一部分人抬着门板,另一部分人站在上面,用榔头砸,用钢条撬,砸开铁栅栏,将孩子拉出来。
   6时25分,新疆石油管理局消防支队接到报警后,市区唯一的消防中队一中队迅速出动了3部消防车,直扑友谊馆。
   支队长吴龙、副支队长宋建成等也乘车前去指挥。
   远远地,淡黄色的烟雾直冲云霄。吴支队长通过电台又调动二、三、四中队援。
   大火已呈猛燃烧之势。所有窗户都能看到烈火,有毒的烟雾从窗口向外翻滚。先期到达的三台消防车分别从正面和左、右侧展开进攻。
   一中队二班战斗员从正面唯一开着的门进入友谊馆。他们将倒在前厅的学生传递出来。
   前厅有两道门进入观众厅。但门后的几米长的斜坡,很多孩子逃出来,摔倒在巷口,奄奄一息。消防人员与先期到达的群众一道,将他们一一拖出。
   左侧的门已被群众打开,消防人员直接进入观众厅、舞台灭火。地上躺着成片的少年儿童,要么被烧死,要么被窒息,一些人用水枪压住火势,其余人员摸着学生就往外抱。一些学生被烧后,一摸,整块皮就掉下来。
   从右面进攻的消防人员用消防斧破拆安全门,在副支队长袁辉生的带领下冲进去救人。毒气太重,抱一个小孩出来,就得先在外喘一口气。支队战训科维吾尔族干部热西提钻进观众厅后,抱起被困学生就往外递,浓烟令他几欲昏倒。他抓起一条湿毛巾捂住口鼻又继续救人,他明明知道他11岁的儿子也在友谊馆,但忍着悲痛,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一人救出16名学生,直到灭火战斗结束,他才哭着去找寻自己的儿子,事后在医院的太平间找到,尸体已经冰凉。一中队队长孙长江在救人时被毒烟熏昏在地,被送往医院,清醒后,他不顾液体输了一半,拔掉针头又跑回火场,参加战斗。
   6时35分,克市公安局接到消防支队的报告后,孙爱民局长立即调动局机关、市区分局、交警、武警往现场,维持秩序,救人灭火,市区分局保卫干警曾咏梅,不顾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往身上连冲两盆冷水,同男干警一起冲进火海,连续抬出4名学生。
   馆外,聚集了成千上万群众,他们不断将一个个学生送往医院,抱出一个送走一个。
   三轮车、摩托车、中巴车、出租车、救护车、警车主动开来运送伤员。一辆辆汽车呼啸着冲向医院。
   危急时刻,一大批人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感天地,动鬼神。
   克拉玛依市一中校长倪正性起火时坐在最后一排,跨一步就能逃生,但他冲进恐慌的学生中,指挥疏散,在他倒下时,手还伸向一位为演出献花的学生。
   八小校长张莉被浓烟呛得眼泪直流,将2个学生搂在怀里,不幸遇难。
   六小刚满20岁的青年教师唐文洁与教师杨波牵着孩子跌跌撞撞来到前厅。唯一的大门挤满了人,她让杨波在外去拉,自己在里推,最后一个孩子刚推出去,卷帘门落下,她被烟熏倒、窒息而亡。
   一小辅导员李平带着孩子刚走到门外,一股气浪冲来,把她和学生们冲倒在地。她一边用身体护着2名学生,一边拼命喊:“快救我的孩子们”。一双大手把他们拉出门外,她焦急地一一喊着学生的名字,还好都在。她突然冲向馆内,“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还在里面”。
   克市七中政教主任周健已领结婚证,婚礼定于元旦举行。火灾发生后,他用肩抬着要往下掉的唯一出口的卷帘门,让学生往外逃,后来,他又三次跑进去救学生。灾后找到他时,他已面目全非,唯一能辨认的标记是领带夹。
   克市市府办公室副主任毕建国坐在第三排,紧靠舞台。起火时,他完全可以一步跨上舞台,救出正在幕旁的8岁女儿,也可以一把拉出就在他身边的姨姐。领导让他去报火警时,他只喊了一句:“大姐,娃娃!”转身就冲出去,他的女儿、姨姐都被大火变成了焦尸。
   消防部门没有专门的排烟机,馆内大量的有毒气体浓度仍很大。直到几扇门全都被打开后,浓烟才有所缓解,但仍有部分学生发出微弱的呼救声。克市英勇的干部职工又一次冲进去抢救。
   6时45分,数公里外的消防2中队援力量到达火场,紧接着,4中队、3中队的消防车也相继来助战。7时10分,全面控制火势,15分钟后,消灭余火。
   火熄灭后,公安干警、武警官兵,驻克市解放军指战员又进入馆内清查三遍,直至救出最后一人,彻底消灭余火后,才撤离现场。
   武警部队立即封闭现场,等待专家前来调查。
   大火中,326个人不幸遇难,134人受伤。死难者中,天真烂漫的孩子达289人。自治区教委验收团成员17人,学校领导、教师和职工19人及一名家属,也在这次灾祸中过早地告别了人世。
  
  --------------------------------------------------------------------------------
  
  -- 作者:思茅
  -- 发布时间:2004-8-24 9:37:42
  
  --
  
   三
   克市一中队初二.一班14岁的女生张歆媛被救出后呈昏迷状态。几分钟后,她苏醒过来,见教师也被救出,多处受伤,她强忍着巨痛,求助一摩托车司机送她和教师上医院。
   这司机是邮电局职工,名叫刘震新。此时,他的女儿也在友谊馆,他带着师生俩一边跑一边流着泪喊:“洁洁,洁洁,爸爸马上就来救你”。等他返回时,浓烟烈火使他只能在大门外哭喊。
   来到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医院,小张断断续续地向烧伤科主任张树林——他的爸爸简单报告了火灾情况,并说自己的头很痛。
   张主任顾不上检查甚至多看自己的女儿一眼,立即就向院里报告情况,通告急救中心派救护车,同时做好抢救准备。
   不久,一辆辆各式汽车冲进医院,源源不断地送来大批伤亡人员。烧伤科床位告急,走廊、空地都摆满了伤员。内一、内二、五官、中医、小儿科、急诊、外科、职业病科、妇产科都送来了伤员。
   住院的轻病号主动让出床位。
   输液、裹伤。医护人员穿梭忙碌。
   “妈妈,痛啊……”
   孩子们痛得直打滚,凄惨的哭叫此起彼伏。
   医护人员边流泪边抢救。
   “护士长,又抬进来几十个人,过道满了,怎办?”“再腾出两间治疗室!”普外科护士长马晓晋紧张而镇定地指挥救护。此时,她比谁都清楚,她的儿子也在友谊馆。直到深夜时,把最后一个病人送到病区后,才去找儿子。6个多时小后,她才在殡仪馆找到自己的骨肉,将儿子掩埋后,她又回到医院:“我的儿子没了,我们不能再失掉这些活着的孩子们”。
   眼科大夫糜佐华、儿科副主任阿丽娅等得知自己的孩子已不在人世时,一边淌泪,一边救护别人的孩子。
   市人民医院得到消息,院副书记张守梅立即带领20多名救护人员到友谊馆,进行现场抢救。
   该院没有烧伤科,由副院长、医务处、护理部组成的抢救小组腾出外科病房,进行隔离消毒。
   各个部门的医护人员主动回医院参加抢救。电工王新年的父亲12月8日这天去世。晚上,他含泪回到岗位,搬运药品、搬运遗体、维护电路。
   有孩子在友谊馆的家长都跑到医院来找寻。亲戚、朋友、同事也来了。数千人在医院落泪。两家医院一片哭声。
   怕受伤的孩子们感染,医院不能让家属进入病房。很多家长都不知自己的孩子是死是活。哭声、喊声以及孩子们痛苦的叫声汇在一起,令人黯然落泪。
   一具具遗体被送往殡仪馆。大厅满了,过道满了,院坝也满了。孩子们的遗体惨不忍睹,大多数身形完好,但脸被熏,瞪着一双大眼,死不瞑目,鼻内吸满了灰,医生说他们系窒息而亡。被烧的孩子,皮肤成了块,露出红一块一块的肌肉……
   找到自己孩子遗体的家长哭天抢地,死去活来,几个家长当即哭昏在地。后来,有几位家长被送到精神病医院。
   没找到的,寄希望于病房。他们在两家医院来回跑,屏心静气,听那声声叫唤可有熟悉的声音。
   一部分参与灭火的干警奉命到两家医院维持秩序。
   总医院当时有一万多名群众围观,人民医院也有数百人。干警们耐心做好群众的工作。在总医院执勤的胜利路派出所干警吐尔逊、卡哈尔、彭洪、刘尔忠先后5次被哀伤的群众扭打。他们冷静克制,没和群众发生冲突。夜晚,气温下降,许多干警穿着湿淋淋的裤子、浸透水的鞋袜在零下几度执勤。女干警古丽的女儿从火场脱险,头部砸伤,干警李剑、加额尔、阿里都有家属遇难,但他们没有吭一声,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灾情牵动各地医护人员的心。北京积水潭医院、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中心医院、总公司卫生医疗队、自治区卫生厅医疗救援队、新疆医学院、自治区人民医院、新疆军区总医院、石河子医学院等18支救援队近200名医护人员前去协助抢救。我国著名烧伤专家孙家华教授从北京专程来主持救护。
   克市兴华商场、准噶尔商场、三八商场送来了救治伤员所需的浴巾和医疗器械。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自治区、新疆各地及克拉玛依市的30多个单位为医院送去了援助的医疗器械、药品等。他们和医护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从死神手中抢出更多的生命。
   一个伤员配了4个医护人员进行特级护理。
   据估计,100余伤员的医疗费将达数千万元。新疆石油管理局表示,对烧伤者,将全力抢救与治疗,并负责整型。对他们以后的上学、生活、就业将长期安排,负责到底。
  
  
  
   四
  
   这场灾难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分别作出指示,要求认真处理好这次事件。
   9日上午,国务院秘书长罗干主持紧急会议研讨处理方案。会上决定,派国务院副秘书长徐志坚同志率国家教委、公安部、劳动部、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等部门领导组成的工作组乘专机往现场。
   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得到消息后,心情十分沉重,他当即指示,请工作组转达他对死难人员家属的慰问。10日上午,在工作组到克拉玛依后,他又打电话到该市,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对死者亲属表示亲切慰问,对参加抢救的有关人员表示感谢,希望当地党委、政府做好善后工作。
   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得到消息后,马上向工作组打电话询问情况。此时,国务院工作组已到机场。邹副总理仔细地询问了国务院的处理意见,指出,要从重从快查处责任人。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看了“12.8”特大火灾的情况通报后,批示:“教训惨重!致电慰问,要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9日,国务院工作组乘坐的专机降落在克拉玛依机场。
   在这之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代书记王乐泉、自治区主席阿不来提·阿不热都热西提、副主席术吉提·纳斯尔等领导同志已到克市察看现场,慰问遇难者的家属,看望伤员和各级职工。
   新疆石油管理局局长谢宏在国外得到消息后,昼夜兼程,于12日到克市。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王涛到克市后,心情极为沉重,引起心脏病复发,仍坚持到各条战线慰问干部职工。
   各族人民也极为悲痛,纷纷以各种形式表示哀悼。
   克拉玛依市是一个20万人口的城市,市区10万人口,通讯不发达。火灾发生后,进出电话通讯极为困难。通讯部门连夜加班24小时,提前开通二级通讯设备。
   当地舞厅、卡拉OK厅、电子游戏厅全部停业示哀。
   克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小车队每天24小时值班,全部小车为遇难者家属无偿服务。
   菲林影像中心为遇难儿童免费制作遗像。
   新疆石油管理局太湖疗养院的全体职工、家属、学生31人将本月工资共计25303.25元全部捐献出来救护伤员。
   全国各地也都寄去了捐款,发了悼念电。目前收到捐款近1000万元。各级党政领导,各条战线的干部职工以浓浓的情意安慰伤亡人员家属的心。
  
  
   五
  
  
   克拉玛依市位于新疆西北部,距乌鲁木齐320余公里。五十年代开发石油,在戈壁滩上建成了新兴油城.
   友谊馆位于克市的市中心,是一个以影剧院、舞厅为主的俄式建筑。建于1958年。长56.15米,宽31米,建筑面积为3556.13平方米.
   12月13日,笔者获准进入这个吞没了326个鲜活生命的友谊馆。友谊馆孤零零地呆立在风雪之中。几个武警战士在馆外警戒,行人在50米外观望。远看,馆好无损;近看,触目心惊。四面墙上的窗子全部都打破了,玻璃碎片上,被困人员求生的血迹,依稀可辨。正前方,三道馆门,都被打开,其中,两道卷帘门被弄得七拱八翘。前厅,满地都是烧得面目全非的中小学生用的皮鞋、衣服、书包,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将它们和灭火时的水冻在一起,踩在上面嚓嚓作响,象小孩的呻吟声….
   通过标有单、双号的两个长长小巷,就是观众厅,厅内,漆一片。抬头一望,顶上的轻钢龙骨烧得残缺不全,玻纤石棉东一块西一块吊着,层板烧掉在椅子上,同它一起焚烧。810张椅子没有一个完好,前六排的大部分座位只剩铁框。
   厅内左右各设有两个出口,右面两个门被关。这两个门附近的椅子上烧掉布套,木椅破损不严重。但是,这两个门口有100余个死难者,如果当时门开着,那又会怎样。右面回廊堆有一些旧沙发、冰柜等物。
   左面回廊,地上到处者是破衣物、破鞋袜,窗上的玻璃全碎了。门已被砸开,木门被拆掉,防盗门被撞坏,一根根铁条被撬起。
   舞台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一排排烧得漆的灯吊着,几条只剩铜蕊的电线交叉斜挂,地上灰盈寸。连巴掌大的一块幕布都找不到。笔者在舞台上发现一推车灭火器,开关已开,显然,舞台上的人员曾想办法灭火,但没奏效,于是,场内大量的易燃物,把友谊馆变成一焚烧炉,造成震惊中外的惨剧。
   笔者来到回廊,一张试卷吸引了我。某小学二年级学生马某拼音只得了26分,教师批了一句“要努力啊!”可她再也没有努力的机会了。她的书包里有一盒饭,已冻成冰块。她的同学说,她考差了,气得没吃午饭。她却再也没机会吃了。
   消防部门正在进行现场堪查。
   火灾发生后,自治区公安、消防、法院、检查、劳动、工会等部门组织7个调查组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经过调查组夜以继日的工作,查明,这次特大火灾是一起特大恶性安全事故,造成火灾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克拉玛依友谊馆人员及其主管部门负责人严重违反消防安全规定,玩忽职守,汇报演出活动的组织者严重失职、渎职造成的。
   该馆1990年进行重新装饰时,设计和施工都没能让消防部门参与审核,擅自使用大量的泡沫、化纤、五合板等可燃物,降低了该馆的耐火性能。新疆石油管理局消防支队的防火人员先后于1992年7月31日、1994年1月22日和1994年9月28日,对该馆进行了三次防火检查,指出该馆没有照明应急装置和疏散指示标志,舞台第三、五、六道灯光距幕布太近等问题,并限定了整改时间。该馆副馆长阿不力提·卡尔三次签字同意整改,但一直未付诸实施,造成了震惊中外的这场灾难,尽管他本人在这次大火中受伤,呼吸道受损,喉管割开治疗,仍被撤销行政职务,开除党籍,依法逮捕,并将受到人民法院的审判。尽管新疆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常委、副书记、自治区人大副主任、克拉玛依市委常委、副书记谢宏发生火灾时正在国外考察,但他是石油管理局安全委员会主任,对此事故负有领导责任,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其他17名责任人受到了严肃查处。一批责任人将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这场灾难的后果是一张处理意见所不能消除的。
   发生如此严重的惨剧,绝不是偶然的。查出隐患,却不予整改,在发生过小火的情况下,仍未引起重视,最终酿成了大祸。而时至今日,就全国来看,消防机关查出的隐患,是不是都整改消除了呢!
   友谊馆8个安全出口,仅开一个是造成死伤众多最直接的原因。就华夏大地来说,拥有多个出口仅开一个的舞厅、影剧院、卡拉OK厅比比皆是,如果不彻底改变,悲剧还会重演。
   可喜的是,克拉玛依市吸取这次大火教训,准备将友谊馆拆除,修建火灾纪念馆,将死难人员的生平和照片陈列馆中,以警示群众,毋蹈覆辙。该市目前已将各住宿小区前不利于消防车通行的铁栏杆割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也在广泛开展整改火险隐患的工作。12月中旬,自治区的防火涂料脱销。12月下旬,其他消防器材也供不应求。很多单位主动到消防部门反映问题,请求帮助解决。
   其他省市也在开展声势浩大的查问题,除隐患的活动。
   全国人民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让悲剧不再重演,让天下的儿童都远离灾祸。
  
  
  
  孩子们!叫领导们先走!——克拉玛依12.8特大火灾纪念
  
  
   今天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看看电脑上的日期显示,2002.12.07.嗯,还有几分钟,又是那个可怕的日子,一个让我,也同时让很多人铭心的日子。 “一二.八”,老乡们还记得吗?尤其是克拉玛依人,大家还记得吗??公元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号,克拉玛依友谊馆发生特大火灾,造成288名中小学生,共 315名人员死亡......
  那个日子,是我们刻骨铭心的,之后的一些处理意见,之后的那些领导们在电视台上做作的哭泣,无谓的政策照顾,对于失去孩子的父母们,失去兄弟姐妹的孩子们,失去优秀同学的学生们,留下的只有伤。伤是在心上,无法愈合的伤......
  
  转眼过去7年了,当年那些孩子都在的话,兴许在祖国各地的大学读书,兴许正在各个岗位建设国家,甚至在国外攻读硕士,博士。。。遗憾的是,他们都不在了。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出事前,是市少年宫的,长得很漂亮~学习也很好,就是这场大火,火,没有夺去她的生命,夺取的是她的美丽,她的脸破像了,原本美丽青春的面孔变成了类似京剧里的花脸。。。我不知道她这七年是如何过来的,总之我们没有了任何联系----出事之后,她就不再和我们这些朋友联系,谁也无法找到她。
  
  记忆中当年出事的时候,市领导在电视上说,是严重的官僚形式主义,是友谊馆的防火设施陈旧,友谊馆的员工擅离职守......我不知道这些理由否能够对失去孩子,亲人的人们负责,我所知道的是,友谊馆原先是克拉玛依唯一的电影院,后来有了群艺馆,友谊馆就拆除后,重新建造,本打算成为一些文艺演出的会馆。友谊馆的处女秀,就是九五年的12.8。领导们所说的防火设备陈旧,于友谊馆刚刚落成好像很矛盾。我还知道的是,领导们坐在最靠近舞台的第一排,可是事故发生后,领导们一个都没有伤着,我们领导口口声声的祖国的花朵,却枯萎了288朵!那么我们看看我们的教师在做些什么吧!315名遇难者,其他27名受害者,都是我们伟大的老师。老师们用生命捍卫了灵魂工程师这个称号的神圣!一位体育老师在断电之后,用身体挡住正在下落的自动卷帘门,保住了很多孩子的生命,最后因为装饰材料燃烧后产生的有毒气体中毒,倒下了。门就那样关上了,孩子们悲观在暗中活活憋死,烧死。因为一中就在附近,校长得知起火,跑进火场,救出几个孩子后,体力不支也倒下了。这里我就有一个疑问了,这位校长的双腿,为什么比消防队的车还快?据我所知,从一中跑到现场,和消防车到现场的时间,绝对是龟兔赛跑......当然,也有为教师抹的,一位女老师,跑到厕所里(厕所有水源,并且可以阻止有毒气体的进入),孩子们哭喊着求老师开门,遗憾的是,老师同志没有开,后来,现场可以看见,厕所门前有大约16具孩子的尸体,厕所的门上留下了很多指甲印......说到孩子的尸体,更加让人气愤的是,很多孩子是被活活踩死的!
  
  于是我不可不想到坐在第一排的领导们,他们是如何安全的全部“撤离”的??据后来生还的孩子叙述,火起的时候,一位教委的领导大声喊,孩子们!叫领导们先走!
  
  值得说明的是,这次文艺晚会的与会者,不论是演员还是观众,都是这座城市中小学的优秀学生,他们都是那么的听话,听老师的,听父母的,听领导的......
  
  可悲啊!克拉玛依的这场大火,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不得而知。可据我所知,当年的那些领导,升官的大有人在,当年的友谊馆,现在居然是一家高档的西餐厅......
  
  也许是愤怒或者其他的什么,我无法继续这些文字,我只想对这些死去的孩子们说一声,孩子们,你们在天堂,还好吧?克拉玛依人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为了忘却的纪念,希望大家不要忘记那些孩子们,希望大家能保佑这些在天堂的孩子们,也希望这些孩子们的父母能够好好活下去。
  
  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大堆,只为纪念吧。





  克拉玛依大火回顾:克市教委副主任唐健等被判刑
  
  
  
     
    颁布机关:最高人民检察院
  
    法律时效:有效
  
    颁布日期:19960322
  
    事实日期:  
    
    被告人:阿不来提·卡尔,男,59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友谊馆副主任。
    被告人:陈惠君,女,39岁,原系友谊馆服务组组长。
    被告人:努斯拉提·玉素甫江,女,43岁,原系友谊馆服务员。
    被告人:刘竹英,女,46岁,原系友谊馆服务员。
    被告人:蔡兆锋,男,58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友谊馆主任兼指导员。
    被告人:孙勇,男,35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主任。
    被告人:赵忠铮,男,45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教导员。
    
    被告人:岳霖,女,41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副主席。
    被告人:方天录,男,60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
    被告人:赵兰秀,女,54岁,原系克拉玛依市副市长。
    被告人:唐健,男,54岁,原系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
    被告人:况丽,女,40岁,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
    被告人:朱明龙,男,52岁,原系克拉玛依市教委普教科科长。
    被告人:赵征,女,44岁,原系克拉玛依市教委普教科副科长。
  
    1994年12月10日克拉玛依市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阿不来提·卡尔等14名被告人分别以重大责任事故罪、玩忽职守罪立案侦查。1995年5月30日向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认定上述被告人犯罪事实如下:
    
    1994年12月7日下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到克拉玛依市检查工作。12月8日18时由克拉玛依市教委、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组织在文化艺术中心友谊馆举办专场文艺汇报演出。全市7所中学、8所小学的教师、学生及有关领导共796人参加。演出至18时20分左右,舞台正中偏后北侧上方倒数第二道光柱灯(1000W)烤燃纱幕起火。火灾发生后,由于电工被派出差,火情没有及时处理,迅速蔓延至剧厅,火势越来越猛,产生大量有毒、有害气体。而通往剧场的七个安全门,仅开一个。演出现场的组织者赵兰秀、方天录不积极组织指挥疏散,火灾现场秩序大乱。致使323人死亡,13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3800余万元。
  
    立案侦查证实这起特大火灾的发生是由于上述被告严重违反规章制度,工作严重不负责任,玩忽职守造成。
  
    被告人阿不来提·卡尔身为友谊馆副主任,在主管行政业务工作中,严重违反消防安全管理规定,对消防部门的三次防火安全检查中提出的问题不加整改;对舞台幕布曾发生过的火灾险情,没有采取措施消除隐患。卡尔明知12月8日有演出活动,还将电工派外出差;演出现场7个安全门仅开一个。火灾发生后没积极采取措施组织疏散抢救,是这次重大责任事故的主要直接责任者。
  
    被告人陈惠君,努斯拉提·玉素甫江、刘竹英作为友谊馆服务人员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演出期间,陈惠君、努斯拉提未在场内巡回检查。火灾发生后,不履行应尽的职责,及时打开安全门,而是一起逃出馆外。被告人刘竹英脱岗外出。以上三名被告人是造成事故惨重伤亡后果的直接责任者。
  
    被告人蔡兆锋,不重视安全工作,未对职工进行安全教育,对友谊馆存在的不安全隐患不加整改,不制定应急防范措施,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孙勇、赵忠铮,身为文化艺术中心领导,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对友谊馆存在的不安全隐患,不督促检查予以消除,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岳霖,分管文化艺术中心的工作,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明知友谊馆存在不安全隐患,未要求检查整改,未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责任。
  
    被告人赵兰秀、方天录系迎接“两基”评估验收工作及演出现场的主要领导人,发生火情时,没有组织和指挥疏散,对事故伤亡后果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唐健、况丽、朱明龙、赵征是此次演出活动的具体组织者和实施者,对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疏忽大意。唐、况、朱在发生火灾时,未组织疏散学生,而只顾自己逃生,对严重伤亡后果负有直接责任。
  
    1995年8月14日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上述被告人的行为分别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玩忽职守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分别判决:
  
    一、被告人阿不来提·卡尔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二、被告人陈君惠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三、被告人努斯拉提·玉素甫江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四、被告人刘竹英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五、被告人蔡兆锋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六、被告人孙勇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七、被告人赵忠铮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八、被告人岳霖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九、被告人赵兰秀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十、被告人方天录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十一、被告人唐健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十二、被告人况丽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十三、被告人朱明龙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十四、被告人赵征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分。
    一审判决后,除赵征外13名被告均不服,提出上诉。
  
    1995年9月19日,新疆维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邊哭一邊打這個DAIRY
那死去的300多個孩子啊!!!
他們才多大!!
居然就被這群沒有人性的畜牲給活活害死了!!
那些領導們,無視孩子們的哭喊求救只顧自己逃生
他們還配做個人麼!!!!
他們自己的孩子怎麼沒有死在裏面!!!
現在居然還活得逍遙自在!!!
天理不容!!!
多聽話的孩子啊,就這麼坐著不動爲了給學校爭那該死的光
那麼天真可愛的孩子,就這麼在20分鐘内一下子消失了
那些領導們都在干什麼阿!!!他們的良心都是什麼做的!!!!

40多位老師,還有在場的記者,幾乎都爲了孩子殉職了
那些可敬的老師們,就這麼一起消失在火海中
還有那些爲了保護素不相識的孩子們的記者
爲什麼這麼好的老師們會葬身火海而那些人渣卻活了下來!!

老天有眼,300多個孩子的亡靈不會放過你們
那些所謂的領導們你們等招吧,地獄的大門為你們敞開!!!




有機會一定去一次新疆克拉瑪依,親手祭祀一下那些可憐的孩子
他們也許會被歷史淡忘,可是在人們的心中,他們永遠不會被忘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レッドテーマ [ 日記 … 日記 ]
04/17 21:38 | FREETALK | CM:0 | TB:0
お名前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http://migomimi.blog42.fc2.com/tb.php/11-5797b611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template design by takamu
Copyright © 2006 小斗米米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